醍醐一梦

收起个人介绍
   

【周叶】《一枪入画》- 续篇三

川如色:

+ 续篇三 +


+ 狙击手周X画家叶


 


集合哨声响起时,天还未亮。


基地中的普通士兵,无论常驻还是外援,每天都有固定的体能训练内容。


 


五公里越野通常仅是热身。


十公里负重越野。


五公里武装泅渡。


100个俯卧撑,100个引体向上,100个仰卧起坐,100个高抬腿跳,100个举枪跳蹲。


 


日常训练科目完成后,分兵种列队。


狙击组由十二名技术顶尖的神枪手组成,分别来自全国各地,不同团连。


在基地里,他们不再以名字相称,统一换以编号。


 


第529号学员的位置在队伍中间。


身穿作训服,裸露皮肤涂抹迷彩涂料,肩披伪装网。


在靶场干燥的泥土地上,经常一趴就是一整个下午。


 


从第三区主楼的高层,能够远眺靶场。


直线距离过远,障碍物林立,就算用上野战望远镜,也仅能看清身形,以及队员们挂在后腰上的白色号码牌。


 


“砰——”“砰——”“砰——”“砰——”“砰——”


……


一连十二发枪响。


 


标靶侧方的土堆后,有宪兵跑出来挨个记录环数。


从对讲机中获取报告之后,负责巡视和监测数据的教官点点头,上前几步,为529号学员更换了测试用的狙击步枪。


这名神枪手个子很高,身材瘦削精干,脸上涂满野战涂料,却遮不住棱角分明的轮廓。


 


他分别以站姿、跪资、趴卧等七种狙击手常用的姿势,在短时间内,连续射出七发子弹。


根据宪兵的统计,枪枪上靶,落点集中,枪法可谓超神,举世无双。


 


教官十分满意,伸手拍了拍枪手的肩膀,朝他比了个大拇指。


529号学员以极帅气的姿势抱着枪,似乎是腼腆地笑了一下。


距离太远,脸颊上又满是迷彩,这一抹笑容实在太过依稀。


 


“转过来。”


“看看我。”


叶修汗湿的双手握成拳,心里不住地呢喃着。


 


明明无法传达,又或许是他的渴望太迫切,连风都能听见。


远方靶场上的狙击手忽然一怔,心有所感一般,略带迷惑地转头朝第三区望过来——


 


×××


 


“咚咚咚。”


 


叶修被敲门声惊醒,猛地弹坐起来。


双眼发直,目光涣散,呆呆瞧着宿舍里熟悉的布置,好半天才回过神。


他抬手捂住脸,深深地呼吸。


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和遗憾:


差一点,只差一点点……就可以看到他的脸了。


 


“咚咚咚。”敲门声再次响起。


 


叶修叹口气,又搔了搔头发,哑着声音招呼:“进来吧。”


门把被旋开,娃娃脸的年轻士官探进头来:“少校,时间差不多了。”


 


叶修扭头看向窗外,发现日光渐强,虫鸣鸟啼,已经不早。


匆匆翻身下床,洗漱、穿衣,整理铺盖。


待一切收拾好,他提起床前的一个小号行李箱,跟在士官后面离开。


关门,落锁。


 


初期课程已经完毕,讲师可以暂时离开基地,回归本职。


等下一学期开课,学生满员,再回来报道。


 


今天天气不太好,乌云低垂,视野不佳。


年轻的少校站在三区高层,透过楼梯转角处的窗户,隐约能看到靶场上趴伏的人影。


但腰间的牌号,却是无论如何都瞧不清了。


 


他再一次,悠长地叹一口气。


心里尽管不愿面对,但还是明确地知道:至此一别,兴许就是永别。


 


像是为他送行,远方的山丘上传来轰鸣的枪声。


惊起漫山遍野的飞鸟,振翅高飞,直冲万里云霄。


 


叶修久久地凝望,似乎想要将这一幕牢牢铭刻在心。


片刻后,他收回眷恋的目光,朝久候的士官微微一点头:“走吧。”


 


 


离开基地前,有一次例行检查。


出入人员的所有随身物品都需要过审,凡是有可能涉及到泄密的文件、物品,都会被毫不留情地当场扣留。


 


叶修交出自己的小行李箱,无奈地看着面前的尉官,熟门熟路地从夹层里掏出一叠画纸。


还颇得意地晃了晃。


他抱着胳膊,望天翻个白眼,心疼地说:“给你给你,都给你。”


 


对于职业画家来说,画画,跟呼吸、喝水和吃饭一样,是习惯,也是本能。


他在基地中授课的这一个多月,已经尽量克制,却还是留下了数十幅作品。


这些或精致或潦草的画作,不论主题、形式、完成度,一律不许带出基地。


 


有过之前几年的经验,叶修早已习惯,也没有什么不满。


一来,出了大门,他要是想,可以原模原样再画一张;


二来,被没收的这些作品,也并未被无情销毁,而是用木框框起来,挂满整个基地。


 


叶修极少举办画展。


在他看来,见识过驻地里的满墙满院,有山有水,有花有鸟。


其他任何通俗意义上的展厅,都显得小家子气了。


 


负责检查的尉官将所有画纸都翻看一遍,忽然惊讶地“咦”了一声。


指着其中一张道:“这是新来的那批神枪手吧?”


叶修伸头来看,那是他信手涂鸦的一张线稿,画的正是他梦中的狙击手,第529号学员。


 


“你认得?”叶修不动声色地问,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
尉官瞧他一眼,坏笑:“别想套我的话啊,这是机密,不能透露的。”


叶修面露遗憾。略一沉吟,又换个问题:“那他的枪法怎么样?”


“数一数二。”尉官很是赞叹,“我听大队长说,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苗子。别人打枪靠技术,他靠感觉,子弹飞出去,他不用看,就知道朝哪儿飞了,弹道轨迹怎么样。猜环数更是一猜一个准,到现在,教官都不让人看他的靶了,直接问本人,误差不超过0.2环。”


 


叶修听他讲,心潮澎湃,双眼放光。


拐弯抹角又提些问题,那尉官猴精,老说涉及泄密,半点干货都不肯再透露。


少校死缠烂打半天,还是一无所获。


最终只能垂头丧气地拎起自己的小皮箱,扭头朝大门走了。


 


“喂。”于心不忍的尉官在后头喊他。


叶修慢吞吞停步,扭头瞪人,不耐烦地问:“干嘛?”


“看你可怜,再告诉你一条。那小子长得特别帅,实打实的明星胚子。”


“有多帅?”少校挑眉。


“比他的枪法还要帅。”


 


叶修闻言,像是忆起什么,垂下眼眸思索。


片刻后,豁达一笑,朝尉官一摆手,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
 


缘分天注定,不靠求,靠等。


他还年轻,哪怕一生一世,也等得起。


 


×××


 


“我们对一下表,现在是13点07分……好的,三十分钟后,还是这个位置,我们开车过来接你。”


 


外貌俊朗的特种兵点头应允。


说话的青年转身跳上吉普车,关门的一刹,车身已经发动。


一眨眼的功夫,窜出老远,混入茫茫车流不见。


 


留在原地的神枪手转过身,仰头打量高耸的建筑外观,提步朝入口走去。


他只能在这座城市耽留半个小时。


周泽楷选择来看一场画展。


 


画家的名字相当诗意,名为一叶之秋。


让人每次念及,眼前都会浮现出漫山遍野的金黄落叶,美不胜收。


 


这位画家据说十分年轻,天赋卓绝。


身份、背景、相貌都非常神秘,为人低调谦逊,画风却很是多变。


在他的笔下,能看到小桥流水的委婉多情,也能发现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苍茫寂寥。


 


周泽楷并不懂所谓的流派。


但他沿着曲折的展墙一路走来,看到最多的,是有血有肉的世间百态。


这些干净的笔法,简单的构图,温柔缱绻的意境。


让他忆起早已过世多年的太奶奶。


 


老人曾用枯朽的手指,描绘出大好河山,让年幼无知的他,看到生命长河中,无尽的壮阔与波澜。


一叶之秋细腻的笔触,则描绘出人世的万家灯火,让历尽战火喧嚣的枪手,忆起山林掩映中,家的温暖。


他爱上画画的人,只需一路行来的时间。


 


 


周泽楷对艺术一窍不通,入伍后也甚少接触这方面的信息。


难得碰上一位喜欢的画家,就动了小心思,想买一幅回家收藏。


画框旁边都贴着标签,写着画的名字,创作时间,以及售价。


 


周泽楷手忙脚乱地摸一摸裤兜,沮丧地发现:


出行匆忙,而且是执行任务期间,他身上没有半毛钱。


 


黯然间,脚步未停,一抬头,他忽然看到挂在展厅中心的一幅画。


浑身猛地一震,整个人呆愣当场。


 


隔着光滑的玻璃,穿越经年的岁月。他看到了自己。


 


视野开阔的泥土地,一名枪手以标准的跪姿举枪。


他下身穿着迷彩作训服,大腿紧绷;上身光裸,肩宽腰细,精瘦的背脊和胳膊,被有力精准的动作拉扯出漂亮的肌肉线条。


漆黑而巨大的枪身,麦色、冒着汗珠的肌肤,混合出狂猛的男性荷尔蒙,野性又霸道,几乎要透过纸张,喷薄而出。


 


角度问题,瞧不清枪手的五官,只能看到他的裤子后腰上挂着一个圆形的号码牌。


数字经过处理,模模糊糊一团。


而画框边的标签上则写着这样两句话:


题:《魂牵梦绕》


注:有幸猜对号码者,此画相赠


 


 


苏沐橙躲在接待处的柜台后面,左右张望一圈,见无人注意,伸手偷偷从随身的手提袋里拿出一包香瓜子。


一边嗑,一边在心里恨恨地骂着:


每次都是这样,要么不开展,要么开展不到场。


摊上这么个倒霉哥哥,心真是太累。


 


满腔腹诽足有十万八千字,苏沐橙刚嘀咕到第二章第六节,眼前忽然出现一个黑影。


她咬着瓜子抬头,发现柜台外面站着一个气质独特的青年。


帅气的脸上略显惶急,一边看表,一边伸手指向展厅中央。


 


苏沐橙顺着他的指尖望过去,面露了然:“你也想猜那个号码?”


青年先是点点头,停顿一下,又摇了摇。


在苏妹子疑惑的注视中,他简洁而肯定地说:“不猜。我知道。”


 


“你知道?”苏沐橙惊讶,瓜子都掉了。


忙凑过来问:“那你说说看,号码是多少?”


青年扶正表盘,再看一眼时间,匆匆留下一句:“529。”多的一个字都来不及说,在苏沐橙反应过来之前,已经利落地转身,穿过密集的人群,朝紧急出口飞奔而去。


 


“喂!”苏沐橙着急,连淑女形象都顾不得了,手脚并用地爬上柜台,高声问他,“你叫什么名字啊,画我给你留着,记得回来拿呀!”


 


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见。


青年头也不回地离开,只留下一个如刀光一般锋利的背影。


很快就消失在如织的人流中,隐没在展厅错综的光影里。


如惊艳的昙花一现,不复得见。


 


彼时的叶修,正站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候机厅的穹顶之下。


听到广播中传来优美的女声:“乘坐汉莎航空HL729次航班,前往瑞士苏黎世的旅客,您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。请携带好您的行李物品,至24号检票口检票登机……”


 


气质慵懒的画家摘掉耳麦,顺手关机,站起身,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,慢慢悠悠地跟在了队伍的最后面。


他不知道,自己魂色授予的神枪手,正站在巨大的画框面前,心如擂鼓,流连忘返。


他不知道,自己魂牵梦绕的狙击手,跳上吉普后,仍恋恋不舍地回头望着展馆的方向,直到再看不见那尖尖的屋顶,光滑的外墙,才失魂落魄地转过身去。


 


此时此刻,他不知道,是否还有再一次的错过。


他更不知道,这辈子,是否还有相见的一天。


 


×××


 


“顺利的话,应该快到了。”


刑警支队秘书处的负责人张新杰,视线一滑,瞟过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,胸有成竹地说道。


 


坐在他对面的青年闻言一愣,修长的手指曲起来,在桌面上无意识地敲了两下。


这样焦灼的举动,对于定力出众的狙击手来说,是极难出现的。


张新杰十分意外,抬脸看他一眼,又低下头去继续打文件。


 


楼下传来车辆行驶的声响。


周泽楷最终还是没有忍住,站起身,快步走到窗边。


习惯性地站到墙壁后方,妥帖、安全又利于观察的位置,压下百叶窗一角,朝楼下看去。


 


停车场上,依次驶入五辆警车。


刑警队长喻文州上前,拉开中间一辆的车门,笑着打了声招呼。


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年轻男人,动作轻巧地跳下来,回了一个微笑,跟随前者,溜溜达达进入警局大门。


 


“他需要先去补录一份口供,快的话,十来二十分钟。”


打印机“哼哧哼哧”工作,发出一阵噪音。


张新杰边说着,边把打出的文件整理好,调转方向,推到对面,又手脚麻利地递过一只签字笔。


“你先过来把保密条例看一下,还有其他注意事项,如果没有问题,在最后一页签个名。”


 


周泽楷放下窗帘,走回来,原位落座。


也不多话,接过文件夹,一页一页,逐条仔细翻看。


 


二十分钟后,门被推开。


喻文州似乎还有事儿忙,并不进来,就探个头问道:“搞定了吗?”


正说着,周泽楷提笔潇洒地签了一个名,按上指印。


张新杰将文件收好,放入统一的资料袋,在封面上盖上一个大大的“机密”章。抱在怀里,准备拿去档案室封存。


 


喻文州一看完事儿了,朝全国第一的神枪招招手,领着人下楼。


“第三会议室,他在那儿等你。任务内容张新杰已经跟你沟通过了吧,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
周泽楷略一思考,在脑子里将细则又过一遍,摇了摇头。


“那就好,有事及时跟我们联系,万事小心。”喻队抬手拍他肩膀,“你自己过去吧,我先回支队了。”


 


两人在岔路口分道扬镳。


周泽楷目送他沿着走廊往隔壁大楼去,又站了一会儿,才转身前往第三会议室。


 


说不清是怎样的心情,这短短的十几米,他走得很慢。


多年的行伍生涯,让他的脚步,在规律中,透着庄重与肃穆。


如同踩着命运的轨迹,一步一步,坚定地向前。


 


嗒嗒,嗒嗒,嗒嗒……


 


最终停在闭合的门扉之外。


他深深呼吸一口气,眼神沉稳,伸手,旋开门锁。


 


 


屋内的青年支着下巴,目光幽远,静静看着窗外。


看到鲜艳的旌旗招展,看到喷气机拖着长长的尾巴,穿过云层与阳光。


还看到翱翔的飞鸟,展开宽大的羽翼,翱翔在一望无边的天际。


 


他听到开门的声响,迟疑地转头看过来。


纤长的眼睫,一合,一开。


漂亮的眼眸,一惊,一喜。


 


那一瞬间,恍惚听到清晰的“咔擦”声。


周泽楷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的教室窗外。


看到他心仪的少校,用夹烟的手法,夹着一根粉笔。


慵懒的,柔和的,用清透的声线,一字一句,娓娓道来:


 


如果把我们的大脑比作相机,双眼就是镜头,每眨一下眼睛,相当于按一次快门。


 


努力记住你看到的一切,哪怕无关紧要的旁枝末节。


 


我既然见过你,一辈子,都不会再忘记


 




 


+ TBC +


+ 就算在这里完结,也已经很圆满了❤

评论
热度(254)
©Nuno | Powered by LOFTER